这固然有助于管控地方债

2020-07-11 06:12

近日,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官网发布《2014年广东省收费公路统计公报》。公众从中发现,2014年度该省全省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为452.3亿元,支出总额为448.4亿元,全省收费公路去年盈利3.9亿元。而在6月11日,该省交通运输厅曾公布过一次《公报》,里面的数据显示去年亏损28.8亿元。关于此次“扭亏为盈”的原因,据称是之前统计数据有误,这次发布的内容是后来核实过的。(《新快报》6月30日)

高速公路盈亏上的数据,在中国是个容易引发民怨的话题。有两组最新数据值得玩味:一是6月30日,交通运输部发布的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显示,到2014年年底,全国收费公路里程16.26万公里,占公路总里程3.6%,通行费收入3916亿元,支出5487.1亿元,收支缺口达1571.1亿元。二是18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去年全年合计净利润为142.95亿元,今年一季度整体盈利33.52亿元,平均毛利率为58.19%,盈利水平仍然超过银行和房地产的48.75%和34.37%(《羊城晚报》6月16日)。两组数据,天上地下,令人称奇。

有消息称,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修正案即将重新公开征求意见,现行收取通行费的“政府还贷公路”模式有望转身为政府发债修路的“政府债务性公路”模式。这固然有助于管控地方债,也宣告了无限期任性收费的公路迟早要谢幕退场。也许,收费公路上的数据之争,说到底还是统计策略的规则之争、道路的公益属性之争、财政责任的底线之争。

当然,不是所有收费公路都是上市公司,各家营利能力确实存在差异,但短短20天不到,一个大省的收费公路权威公报就能“扭亏为盈”——这不得不让人担心:在收费公路巨亏的历史数据中,还有没有类似“没有核实”就匆匆充数的水分数据?眼下,上海、黑龙江、吉林、辽宁、山西等省市均发布了“2014年收费公路统计公报”,几乎都以“亏损”收官。舆论自然不能以无限怀疑的逻辑去质疑亏损数据,但在广东收费公路数据“神逆转”之际,很有必要提醒相关部门再“核实核实”,说不定,也会有“意外惊喜”呢?

犹记得前两年,不少车主慨叹高速公路是“印钞机”,广东省道路运输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在做客某媒体时当场“哭穷”,连称高速公路建设1公里往往花费上亿元,广东全省高速公路仅1/3营利,1/3保本,1/3亏损。时过境迁,惊喜让人措手不及。既然营利了,接下来,有关方面起码该考虑如何还利于路、还利于民了。

同样的年度公报、同样的发布主体,时隔不到20天,盈亏总数就从“亏损28.8亿元”摇身变为“盈利3.9亿元”——数据天翻地覆,真相叹为观止。如此巨大的数字乌龙,轻飘飘一个“统计有误”,这种解释难以服众。年度公报本是严肃而权威的信息发布,就算略有出入,误差范围也不该如此悬殊。盈亏是性质变化,“前任”数据如此不检点,究竟是统计口径问题还是人为主观肇事?所谓“这次发布的内容是后来核实过的”,难道此前的数据是随意敷衍、未经严格“核实”的结果?